新闻中心 > 详情

论文分享 | 产房导乐镇痛对产程分娩质量及产后抑郁的影响

中国妇幼保健 2021年5月第36卷第9期

 

作者:华赟,骆香萍,冯霞云  杭州市富阳区妇幼保健院分娩室,浙江 杭州 311400

中国图书分类号:R473.7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

1001-4411(2021)09-1991-03:doi:10.19829/j.zgfybj.issn.1001-4411.2021.09.013

 

 

摘要

目的:探讨产房导乐镇痛对产程、分娩质量及产后抑郁的影响。

 

方法:选取2019年在该院住院分娩的产妇100例,分为对照组与观察组,每组50例。对照组产妇在分娩全程不做任何分娩镇痛干预,常规进行分娩期健康教育宣教,密切监测产程,由助产士协助阴道正常分娩,产后常规进行康复期健康教育。观察组产妇采取产房导乐镇痛分娩干预,观察产程、分娩质量及产后抑郁发生情况。

 

结果:观察组第一产程、第二产程及第三产程时间均短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均未发生会阴Ⅱ度及以上裂伤,观察组会阴撕裂及产后会阴水肿发生率分别为8.00%、2.00%,低于对照组的24.00%、14.00%,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新生儿1 min Apgar评分、产妇产程疼痛程度、产妇产后2h出血量均低于对照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均P<0.05):两组产前抑郁自评量表(SDS)评分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产后42d时较产前升高,且对照组高于观察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

 

结论:产妇在分娩时给予产房导乐镇痛有助于加速产程进展,提高分娩质量,预防及降低产后抑郁的发生,值得临床推广。

图片

关键词

产房导乐镇痛;产程;分娩质量;产后抑郁

 

图片

正文

分娩是自然的生理过程,但是分娩会伴有明显的疼痛感,会给产妇带来强烈的生理疼痛感和心理不适感[1-3],过度的疼痛也会影响到正常分娩进程,引起难产,分娩疼痛及对分娩疼痛的恐惧心理是导致产妇选择剖宫产的主要原因之一[4-6],也是导致我国剖宫产居高不下的一个主要因素,同时分娩疼痛也会导致产妇产后情绪低落,增加产后抑郁发生概率。

 

随着人们对分娩疼痛认识的改变,分娩镇痛被临床所重视,在有条件的医院产妇分娩时均会选择分娩镇痛,导乐镇痛分娩是近年来一种非药物分娩镇痛方法,临床报道[7-8]显示,分娩时实施导乐镇痛能有助于减轻分娩疼痛感,本院在近年来也对分娩产妇采取产房导乐分娩镇痛,本研究选取2019年在本院住院分娩的产妇100例为研究对象,旨在探讨产房导乐镇痛对产程、分娩质量及产后抑郁的影响,现将相关研究结果报道如下。

 

图片

壹:资料与方法

1.1 资料来源

选取2019年在本院住院分娩的产妇100例为研究对象,将产妇分为对照组与观察组,每组50例。对照组年龄(25.35±2.68)岁,孕周(38.98±1.24)周,体质指数(23.87±2.77)kg/m2,胎儿体质量预估(3.32±0.45)kg;观察组年龄(25.42±2.63)岁,孕周(38.96±1.30)周,体质指数(23.76±2.84)kg/m2,胎儿体质量预估(3.30±0.44)kg;两组产妇年龄、孕周、体质指数及预估胎儿体质量等方面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均P>0.05),具有可比性。

 

纳入标准:

①足月妊娠,头位,单胎初产妇;

②骨盆测量径线均在正常范围;

③未合并有妊娠合并症及并发症;

④无产科高危因素,无头盆不称;

⑤宫颈评分8分以上,预测可阴道分娩成功。

 

排除标准:

①有剖宫产指征或高危因素,确定剖宫产及有剖宫产可能者;

②存在产妇高危因素;

③治疗依从性差或有认知功能障碍;

④有重大精神创伤史;

⑤合并有凝血功能、肝肾功能异常;

⑥有阴道分娩禁忌;

⑦有酗酒史或药物依赖史;

⑧在产前已经确诊存在焦虑、抑郁。

 

1.2  方法

对照组产妇在分娩全程不做任何分娩镇痛干预,常规进行分娩期健康教育宣教,密切监测产程,由助产士协助阴道正常分娩,产后常规进行康复期健康教育。

 

观察组产妇采取产房导乐镇痛的分娩干预,具体措施如下:在产程全程由助产士及护士、家属陪伴,给予产妇精神支持及安慰,产妇自由活动,可借助于导乐步行车、导乐球等,同时产房播放舒缓的轻音乐,鼓励产妇随同音乐轻声哼唱,在进入加速期后采用GT-4A型导乐镇痛仪进行导乐镇痛,告知导乐镇痛目的及作用,在产妇腰部及手腕部放置电极片,根据产妇的疼痛程度调整指标参数,以引发肌肉微颤为宜,在进入第二产程时停止使用导乐镇痛仪,播放音乐不停止。两组进入第二产程后均进行无创助产,宫口开全后产妇可采取自由体位,在见到胎头拨露后让产妇半坐位,会阴部涂抹石蜡油润滑软产道,不常规行会阴侧切,助产士采取坐位双手协助产妇分娩胎儿,不进行会阴体托压及协助胎头俯屈,在宫缩及无宫缩时指导产妇屏气用力及呼吸放松,宫缩间隙期娩出胎头,然后嘱产妇稍微用力娩出前肩,助产士协助娩出胎儿后肩及肢体,产后两组均常规产房观察2h,胎儿进行早哺乳。

 

1.3  观察指标

①观察产妇第一产程、第二产程、第三产程时间。

②观察产妇会阴撕裂、会阴Ⅱ度及以上裂伤、产后会阴水肿发生情况。

③观察新生儿1 min Apgar评分、产妇产程疼痛程度、产妇产后2h出血量,产程疼痛产妇感受采取视觉模拟评分法进行评估,完全无痛为0分,最痛为10分,评分分级0~10分,评分越高表示疼痛程度越重。

④观察产妇产前及产后抑郁发生情况。在入院时及产后42d时采取抑郁自评量表(SDS)进行评定,量表包括20个项目,评分采取5级评分法,评分0~4分,标准分>53分表示存在抑郁。

 

1.4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19.0版统计学软件对本研究所得数据进行统计学分析。计数资料以[例(%)]的形式表示,采用X2检验或精确概率法检验;计量资料服从正态分布以均数±标准差(x平均数±s)的形式表示,比较进行t检验;P<0.05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图片

贰:结果

 

2.1  两组产程时间比较

观察组第一产程、第二产程及第三产程时间均短于对照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均P<0.05)。见表1。

图片

 

2.2 两组产程时间对比两组会阴撕裂及产后会阴水肿发生情况比较 见表2

图片

两组均未发生会阴Ⅱ度及以上裂伤情况,观察组会阴撕裂及产后会阴水肿发生率分别为8.00%、2.00%,低于对照组24.00%、14.00%,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

 

2.3  两组1 min Apgar评分、疼痛程度、产后2h出血量比较 见表3

观察组新生儿1 min Apgar评分、产妇产程疼痛程度、产妇产后2h出血量均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

图片

 

2.4  两组抑郁发生情况

两组产前SDS评分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产后42d时较产前升高,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且对照组高于观察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均P<0.05)。见表4。

图片

 

图片

叁:讨论

 

分娩时一般产妇会出现剧烈的分娩疼痛感,分娩疼痛的产生主要是宫缩引起,强烈的疼痛感会导致产妇在孕期产生一定的焦虑和恐惧心理[9-10],尤其是初产妇更为明显,由于担心疼痛,有部分产妇即使能顺产也要求选择剖宫产结束分娩。分娩疼痛虽然是正常的生理表现,但是部分产妇如果疼痛感明显,会导致发生病理性的宫缩,导致难产发生,同时产后子宫康复过程中也会出现宫缩,产妇也会出现宫缩痛,加重了产妇生理和心理不适感。产后抑郁是产妇特有的精神疾患,产前产妇并无抑郁症状,产后出现抑郁,但是如果积极进行干预可康复,其发生原因较为复杂,但是如果产前有焦虑、产后家属关心不足等均会增加产后抑郁发生的风险性[11-13],而一旦发生产后抑郁,对产妇的生活质量影响较大,甚至还会因为抑郁而自杀,因此预防及降低产后抑郁的发生也是围生期保健的重要内容之一。

 

为了减轻分娩疼痛不适感,提高产妇的分娩良好感受,临床上普遍共识认为在具备分娩镇痛的医院应实施分娩镇痛[14-16],让分娩不再是一种让人恐惧的事情,而且研究已经证实适宜及合理的分娩镇痛措施并不会导致孕产妇及新生儿产生不良预后,反而有助于降低难产率,提高分娩质量[17-19]。产房导乐镇痛是以产妇为中心,将产房、产妇和家庭为一体,让产妇和护理人员、产妇家属参与其中,在分娩全程进行导乐镇痛,通过产房内播放轻音乐、产妇自由体位活动、产程中护理人员进行心理疏导等综合措施,让产妇能得到更多的关怀和帮助,同时通过导乐镇痛仪对人体腰部和手腕部的穴位进行适当强度的刺激,促使内源性镇痛物质阿片肽等产生[17-18],提高了产妇疼痛阈值,阻断宫缩引起的疼痛信号传导通路,让疼痛感分散,因此有助于进一步起到一定镇痛作用,研究证实对产妇进行导乐镇痛仪进行分娩镇痛,有助于减轻疼痛感。为了保护会阴,在分娩时大部分医院选择主动行会阴侧切,但是会阴侧切仍然属于一种创伤性的操作,而且在心理上大部分产妇是拒绝行会阴侧切的,因此在近年来临床上提出无保护会阴助产的概念,就是充分利用产妇会阴的延伸性不进行会阴侧切,助产人员不对分娩时胎儿通过产道的过程过度干预,让阴道分娩更接近自然分娩,通过不主动保护会阴体等操作,减轻对会阴体的压迫,从而降低产后会阴水肿的发生率。在产房导乐镇痛分娩的第二产程,不再对产妇进行导乐镇痛仪刺激干预,而是实施无保护助产技术,同时播放轻音乐等以舒缓产妇紧张情绪,让产程更为自然。

 

本研究结果显示,通过实施产房导乐镇痛分娩措施,观察组第一产程、第二产程及第三产程时间均短于常规自然分娩的对照组,同时观察组虽然有部分产妇发生了会阴撕裂,但是均为I度,而且观察组会阴水肿的发生率也降低,两组产妇均未行主动的会阴侧切措施,整体来看无保护助产对于降低会阴水肿是有益的。观察组新生儿1 min Apgar评分、产妇产程疼痛程度、产妇产后2 h出血量均低于对照组,而且产妇产后42 d时SDS评分观察组也低于对照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均P<0.05) ,表明观察组整体分娩质量高于对照组,而且产后抑郁的发生率低于对照组。分析原因,产房导乐镇痛分娩措施的实施让产妇产程疼痛不再那么明显,产妇感受良好,产妇产程就相对顺利一些,同时也不会恐惧产后疼痛,疼痛导致的抑郁发生因素在一定程度被降低,因此产妇产后心情相对良好。

 

综上所述,产妇在分娩时给予产房导乐镇痛有助于加速产程进展,提高分娩质量,预防及降低产后抑郁的发生,值得临床推广。

 

图片

肆:参考文献

 

[1] 兰银晓.分娩疼痛因素调查及其与分娩结局的相关性分析 [J].临床研究,2019,27(9):8-9.

[2] 王坚伟,马瑞,封洲,等.硬膜外分娩镇痛对产妇阴道分娩后认知功能的影响:前瞻性队列研究 [J].中华围产医学杂志,2019,22 (2): 118-122.

[3] 陈达和,廖海湃,刘芙蓉,等.产妇对分娩镇痛的认知因素分析及其对镇痛效果的影响 [J].黑龙江医学,2017, 41(2) :114-115.

[4] Ostrovsky DA.Yoga in the third trimester may reduce labor pain, du-ration of labor,and risk of cesarean section [J]. Explore (NY),2018,14(2): 163-164.

[5] Chalennkitpanit P, Thonnagith A, Engsusophon P, et al. Noradre-naline, serotonin, GABA, and glycine in cerebrospinal fluid during labor pain: a cross-sectional prospective study [J]. Pain Res Man-ag, 2017, 2017 (6) : 2752658.

[6] Yoon HJ, Do SH,Yun YJ. Comparing epidural surgical anesthesia and spinal anesthesia following epidural labor analgesia for intrapartum cesarean section: a prospective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J].Ko-rean J Anesthesiok 2017, 70(4): 412-419.

[7] 刘舸,崔秀红,张玉鑫,等.导乐镇痛仪在自然分娩中的应用效果观察[J].中国急救医学,2018, 38 (zl) : 210.

[8] 程鸽,辛玲,王伟,等.全程导乐陪伴联合分娩镇痛在足月初产妇经阴道分娩中的运用 [J].国际护理学杂志,2019, 38(7) : 953-956.

[9] Molgora S, Fenaroli V, Prino LE, et al. Fear of childbirth in pri-miparous Italian pregnant women: the role of anxiety, depression,and couple adjustment [J]. Women Birth, 2017, 31 ( 2 ):117-123.

[10] Shankar R, Badker R, Brain U, et al. Predictors of recovery from depression and anxiety in women: a longitudinal study from child-birth to 6 years [J]. Can J Psychiatry, 2017,62(5) :318.

[11] 姜国玉,王付霞,江春秀,等.无痛分娩对产妇产后抑郁的影响 [J].检验医学与临床,2017, 14(18) : 2705 -2706, 2710.

[12] 李蕾,胡逸凡,许欢,等.分娩镇痛对产后抑郁症影响的meta分析 [J].现代预防医学,2018, 45 (11): 1980-1985.

[13] 张哈.产后抑郁症与产后急慢性疼痛研究进展 [J].重庆医学,2017, 46 (5) : 692-694.

[14] None. Neonatal therapeutic hypothermia:timing and eflects on out-comes [J]. AAP Grand Rounds, 2018, 39 (2) : 23.

[15] Pados BF, Thoyre SM, Estrem HH, et al. Factor structure and psychometric properties of the neonatal eating assessment tool -breastfeeding [J]. J Obstet Gynecol Neonatal Nurs, 2018, 47(3) : 396-414.

[16] 戚芳,黄绍强,丁焱.中国分娩镇痛服务的现状调查与分析 [J].中国妇幼保健,2019, 34 (9) : 1937-1941.

[17] 曹莉园,周盛萍,龚云辉,等.分娩镇痛对初产妇产程的影响 [J].实用妇产科杂志,2017, 33 (4) : 286-291.

[18] 吴菲霞,温焕,周洪昌.导乐分娩镇痛仪在自然分娩中应用效果的Meta分析 [J]. 中西医结合护理(中英文),2019,5(8) : 30-34.

[19] 崔月昕,申薇,史丽,等.导乐镇痛仪联合分娩球对初产妇分娩结局及产后抑郁的影响 [J]. 河北医科大学学报,2017,38(7) : 789-792.

 
图片

 

20余年的孜孜不倦,砥砺前行

我们始终致力于帮助

全球产妇解决最棘手的难题:

用非药物无痛分娩技术

促进自然分娩,让母婴更健康

更多资讯,长按识别关注我们

▽▼▽▼▽▼▽▼

发明家赵文忠

 

 

导乐仪发明人、非药物无痛分娩研究中心科学家、中国导乐集团董事长。

 

“通过科技力量和人文关怀,减轻人类的分娩痛苦,将是我毕生追求的梦想。”

 

推动通过非药物的方法促进自然分娩,20年来专注于用物理方法对抗剧烈分娩疼痛并获得重大突破,于2010年,成功发明出世界上第一台非药物无痛分娩导乐仪,攻克了既要达到理想的分娩镇痛效果,又要确保母婴安全这一世界性百年医学难题,颠覆了人类史上完全依赖麻醉药物分娩镇痛的历史,开创了非药物无痛分娩新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