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详情

论文分享 | 斜挎式固定装置用于便携式导乐仪对产妇分娩镇痛效果,舒适度及不良情绪的影响

中国当代医药  2021年11月第28卷第33期

 

作者:沈端平 唐秋霞

作者医院:江西省赣州市立医院妇产科 江西赣州 341000

中图分类号:R71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4-4721(2021)11(c)-0126-03

基金项目:江西省赣州市指导性科技计划任务(GZ2020ZSF394)。

ps:以下导乐仪均为DAOLE导乐仪

 

 

 

摘 要

 

目的:探讨斜挎式固定装置用于便携式导乐仪对产妇分娩镇痛效果、舒适度及不良情绪的影响。

 

方法:选取2020年6月至10月赣州市立医院100名应用套绳固定便携式导乐仪的产妇作为对照组,选取2020年11月至2021年3月应用斜挎式固定装置便携式导乐仪的100名产妇作为观察组。比较两组产妇不同阶段(第一产程、第二产程、第三产程)的疼痛数字评价量表(NRS)评分,围生期舒适度及产后1周不良情绪[汉密尔顿焦虑量表(HAMA)、汉密尔顿抑郁量表(HAMD)]。

 

结果:观察组第一、二、三产程的NRS评分均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围生期舒适度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产后1周HAMA、HAMD评分均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

 

结论:便携式导乐仪斜挎式固定装置分娩镇痛效果理想,可提高产妇舒适度,改善不良情绪。

 

 

关 键 词

图片

斜挎式固定装置;便携式导乐仪;产妇:分娩镇痛:舒适度;不良情绪

 

 

正 文

图片

自然分娩的整个过程伴随着剧烈的疼痛感,不仅消耗产妇的体力和精力,还增加了分娩难度,甚至部分产妇因难忍疼痛而坚持剖宫产,使无指征剖宫产率大大增加[1-2]。因此学者多致力于探索有效的分娩镇痛手段,以减轻产妇痛苦。

 

导乐分娩镇痛仪利用高科技持续激活技术,刺激机体自身分泌镇痛物质,阻滞来自子宫体及子宫底的中枢神经疼痛信号传导,以降低产妇分娩疼痛,是一种无创、非药物分娩镇痛方法,可有效缓解分娩疼痛,缩短产程,促进自然分娩,改善母婴结局。便捷式导乐仪因安全有效、操作简单而受到产妇青睐,但在临床应用中,需使用套绳将便捷式导乐仪吊挂于胸前,颈部不适感明显且活动受限,导乐仪摔落破损也时有发生[3-5]。为了保证分娩镇痛效果,提高产妇舒适度,本研究对传统导乐仪加以改良,增加斜挎式固定装置,取得了满意的效果。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2020年6月至10月赣州市立医院100名应用套绳固定便携式导乐仪的产妇作为对照组,选取2020年11月至2021年3月应用斜挎式固定装置便携式导乐仪的100名产妇为观察组。

 

纳入标准:

孕龄37~42周;

单胎、足月妊娠;

头位、头盆相称;

有正常的沟通表达能力;

知晓本研究并自愿配合。

 

排除标准:

存在阴道分娩禁忌症者;

合并严重的妊娠期并发症者;

患有免疫系统、血液疾病者;

存在精神障碍者。

 

两组产妇的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表1),具有可比性。本研究经医院医学伦理委员会审核批准。

图片

 

1.2  方法

在产妇宫口开2指时,连接导乐仪[巨享医疗技术(北京)仪器;型号:GT5001],对照组采用套绳固定法,将便携式导乐仪悬挂于胸前。观察组对便携式导乐仪固定进行改良设计,固定装置由1个减压式挂包、1条可调节长度挎带及1个魔术贴组成,减压式挂包长约18cm,宽约11cm,厚约3.2cm,长方体无纺布挂包,上端开口缝制一个魔术贴固定,挂包开口的两侧外缘缝制两个环形扣,将1条可调节长度挎带与环形扣相连接,此时便携式导乐仪放入减压袋中,形成一个斜挎式肩包,固定装置斜挎在侧腰部。两组产妇产后观察随访1周。

 

1.3  观察指标及评价标准

比较两组产妇不同阶段(第一产程、第二产程、第三产程)的疼痛程度评分,围生期舒适度,产后1周不良情绪评分。

①分娩镇痛效果[6]:分别于第一产程、第二产程、第三产程,采用疼痛数字评价量表(numerical rating scale,NRS)评估疼痛程度。产妇采用数字0~10描述感受到的疼痛强度,0:无痛;1~3:轻微疼痛,不影响睡眠;4~6:中度疼痛;7~9:重度疼痛,睡眠中痛醒或无法入睡;10:难以忍受的剧痛。

②舒适度[7]:采用简化舒适状况量表(general comfort questionnaire,GCQ)评价舒适度,量表评分30~120分,60分以下为低度舒适,60~90分为中度舒适,90分以上为高度舒适。

③不良情绪[8]:采用汉密尔顿焦虑量表(Hamilton anxiety scale,HAMA)、汉密尔顿抑郁量表(Hamilton depression scale,HAMD)评分测定患者焦虑、抑郁情绪状态,总评分越高则焦虑、抑郁情绪越严重。

 

1.4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 17.0统计学软件进行数据分析,计量资料用均数±标准差(x平均数±s)表示,两组间比较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用率表示,组间比较采用X2检验;等级资料采用秩和检验。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产妇分娩镇痛效果的比较

观察组第一产程、第二产程、第三产程的疼痛NRS评分均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表2)。

图片

 

2.2 两组产妇围生期舒适度的比较

观察组围生期舒适度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表3)。

图片

 

2.3  两组产妇不良情绪的比较

观察组产后1周HAMA、HAMD评分均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表4)。

图片

 

3

讨论

 

分娩疼痛对产妇而言是一种强烈的应激源,可引发交感神经兴奋,对产妇情绪乃至母婴结局造成影响[9]既往研究证实,产科并发症及产后抑郁与分娩疼痛均有密切相关性,因此探索有效的分娩镇痛手段具有重要意义[10]

 

导乐分娩镇痛仪是一种非药物、无创性镇痛仪器,通过对相应穴位施以脉冲电刺激,激活自身镇痛系统,刺激内源性镇痛物质如阿片肽的分泌,并通过调节仪器频率,使脉冲电刺激与子宫收缩同频,施以肌肉刺激阻滞神经传导,以此实现镇痛效果,保证分娩顺利进行。与传统药物分娩镇痛相比,导乐分娩镇痛仪具有无创、无并发症、操作简单、安全可靠的优势[11-12]。导乐仪无线终端机采用一根套绳吊挂于产妇胸前,虽然相对便捷,但临床应用中发现,套绳给产妇带来明显的颈部不适感,甚至部分肥胖的产妇有窒息感[13]。由于导乐仪本身无固定保护装置,产妇下床活动时可能发生导乐仪摔落、破损等意外,且在产妇卧床、行走、弯腰等活动过程中都可能发生分泌物、血渍污染,增加了医源性感染风险[14-17]。基于此,为了保障导乐仪安全使用,提高产妇舒适度,本研究对传统的便捷式导乐仪进行改良,增加斜挎式固定装置,目前国内尚无相关报道。

 

斜挎式固定装置由1个减压式挂包、1条可调节长度挎带及1个魔术贴组成,减压式挂包长约18cm,宽约11cm,厚约3.2cm,长方体无纺布挂包,上端开口缝制一个魔术贴固定,挂包开口的两侧外缘缝制两个环形扣,将1条可调节长度挎带与环形扣相连接,此时便携式导乐仪放入减压袋中,形成一个斜挎式肩包,固定装置斜挎在侧腰部。本研究比较采用斜挎式固定装置的观察组患者与传统套绳固定的对照组患者,观察组不同阶段的疼痛NRS评分均低于对照组,围产期舒适度优于对照组(P<0.05),提示斜挎式固定装置可提高分娩镇痛效果,改善产妇舒适度。可能原因是增加了固定保护装置后产妇活动更加自由,助产士操作更加方便,便于根据产妇宫缩情况调节导乐仪参数[17]。研究证实,分娩疼痛可刺激交感神经兴奋,导致体内激素水平异常波动,血管和子宫收缩受到抑制,进而子宫收缩与子宫颈口协调失衡[18]。同时,产妇的情绪因素及对分娩疼痛的抵触心理是造成无指征剖宫产率居高不下的主要因素[19]。不良情绪可引发神经内分泌功能紊乱,不仅影响产程,还可能增加新生儿窒息、产后出血风险,因此应对产妇情绪状态予以重视[20-21]。本研究结果显示,观察组HAMA、HAMD评分均低于对照组(P<0.05),提示斜挎式固定装置可有利于改善产妇不良情绪。

 

综上所述,便携式导乐仪斜挎式固定装置分娩镇痛效果理想,可提高产妇舒适度,改善不良情绪。

 

4

参考文献

 

[1] 刘舸,崔秀红,张玉鑫,等.导乐镇痛仪在自然分娩中的应用效果观察[J].中国急救医学.2018.38( 1):210.

[2] 茹雪媚,王晓琴,张煦,等.导乐分娩镇痛联合全程陪伴无痛分娩在高龄产妇中的应用效果[J].中国当代医药,2020.27(12):97-99.

[3] 黄石磊,文爱娣,汪晓丹.分娩镇痛中导乐无痛分娩的应用效果观察[J].中国医药科学,2020.10( 1):150-152.

[4] 谢水秀,梁惠兰,梁菊.导乐分娩镇痛联合全程陪伴无痛分娩在高龄产妇分娩中的应用效果[J].中国当代医药,2020,27(5):219-221,225.

[5] 苑媛,孙秋雨,王晓莹,等.非药物分娩镇痛仪联合导乐陪伴分娩促进自然分娩的临床研究[J].现代生物医学进展,2019,19(5):148-151.

[6] 严广域.NRS疼痛数字评价量表[J].中华关节外科杂志(电子版),2014,8(3):410-411.

[7] 朱丽霞,高凤莉,罗虹辉,等.舒适状况量表的信效度测试研究[J].中国实用护理杂志,2006,22(13):57-59.

[8] 刘莉,孙菲.导乐仪联合导乐陪伴对高龄初产妇分娩疼痛和分娩质量的影响[J].实用临床医药杂志,2020,24(1):112-115.

[9] 蔡红杰,杨捷.导乐陪伴联合分娩镇痛对促进初产妇自然分娩的影响分析[J].中国综合临床,2021,37(2):175-179.

[10] 温大渺,朱约丹,尧佳.孕晚期生育舞蹈结合产时导乐在行双侧会阴神经阻滞麻醉分娩镇痛产妇中的应用[J].广东医学,2019.40( 22) :3202-3206.

[11] 刘宇琦,聂玉艳,焦静,等.不同分娩镇痛方案对产妇围产期心理状态影响的比较[J].中华麻醉学杂志,2019,39(11):1322-1325.

[12] 王晓艳,王季,杨莉莉.导乐分娩镇痛仪在足月初产妇中的应用及对分娩结局的影响[J].中国妇幼保健,2020,35(24):53-55.

[13] 朱碧琳,彭琼.导乐分娩镇痛在改善剖宫产瘢痕部位再次妊娠产妇妊娠结局中的应用及其而新生儿Apgar评分的影响[J].中国妇幼保健,2018,33(14):3200-3202.

[14] 陈力,徐珩.导乐分娩镇痛联合全程陪伴无痛分娩在高龄产妇的应用[J].国际生殖健康/计划生育杂志,2018.2(37):23-25.

[15] 赖岭松.导乐分娩镇痛仪在临床分娩镇痛中的应用效果及其护理价值[J].中国医药科学,2020,10(7):101-103.

[16] He ZY.Jiao QL.Miao Y.et al.Clinical observation of ropi-vacaine compuled with sufentanil for painless childbirlh[J].Pak J Pharm Sci,2016,29(2):707-708.

[17] 侯爱琴,闫真,王宝兰,等.分娩镇痛对单胎子痫前期产妇MAP、SVR、产程及不良妊娠结局影响[J].中国计划生育学杂志,2020,28(12):79-82.

[18] 明振叶,李红丽.助产士主导伙伴式导乐陪伴在初产妇分娩护理中的应用价值[J].实用临床医药杂志,2019,23(9):118-120,124.

[19] Sun JX,Bai KY,Liu YF,ef al.Effect of local wound infil-tration with ropivacaine on postoperative pain relief and stress response reduction after open hepatectomy[J].World J Gastroenterol,2017,23(36):6733-6740.

[20] 张亚青,白云,崔可妮.心理护理干预对初产妇分娩方式及产程时间的影响[J].贵州医药,2020,44(11):151-152.

[21] 胡菊莲,周临,屠美云.助产士主导的群组孕期保健模式对初产妇自我效能、分娩结局及心理状态的影响[J].护士进修杂志,2020,35(3):210-213.

 
图片

 

20余年的孜孜不倦,砥砺前行

我们始终致力于帮助

全球产妇解决最棘手的难题:

用非药物无痛分娩技术

促进自然分娩,让母婴更健康

更多资讯,关注我们

▽▼▽▼▽▼▽▼

发明家赵文忠

 

 

导乐仪发明人、非药物无痛分娩研究中心科学家、中国导乐集团董事长。

 

“通过科技力量和人文关怀,减轻人类的分娩痛苦,将是我毕生追求的梦想。”

 

推动通过非药物的方法促进自然分娩,20年来专注于用物理方法对抗剧烈分娩疼痛并获得重大突破,于2010年,成功发明出世界上第一台非药物无痛分娩导乐仪,攻克了既要达到理想的分娩镇痛效果,又要确保母婴安全这一世界性百年医学难题,颠覆了人类史上完全依赖麻醉药物分娩镇痛的历史,开创了非药物无痛分娩新纪元。